明日赶考!才府玻璃三度闯A能圆梦吗
更新时间:2021-12-23 18:41 发布者:admin

html模版明日赶考!才府玻璃三度闯A能圆梦吗

历经取消审核、暂缓表决之后,浙江才府玻璃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才府玻璃”)将在11月11日迎来第三次上会机会,届时公司能否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,答案也将揭晓。需要指出的是,三度闯A之下,才府玻璃也有不少槽点,其中公司2020年净利下滑、毛利率逐年走低等情况就备受市场诟病。

11月11日上会迎考

根据证监会官网披露的消息显示,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定于11月11日召开2021年第121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,审核才府玻璃首发事项。

招股书显示,才府玻璃主营业务为日用玻璃包装容器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,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玻璃瓶罐和玻璃器皿两大类,其中玻璃瓶罐包括酒水瓶、食品调味品瓶等,玻璃器皿包括蜡烛杯、组培容器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才府玻璃已是资本市场上的老面孔,早在2017年公司便开始冲击IPO,彼时拟登陆沪市主板。排队近两年时间,才府玻璃被安排在2019年6月6日上会,不过公司却在审核前夕撤回了申报材料,公司IPO终止。

2020年,才府玻璃重启IPO,将目光转至深市主板,不过此次IPO之旅也并不顺利。今年9月16日,才府玻璃被安排上会,但却遭到了暂缓表决。

如今,时隔近两个月,才府玻璃再度迎考,公司能否闯关成功也成为了市场瞩目的焦点。

据了解,才府玻璃实际控制人为陈建刚、陈平安、王海红,其中陈平安系陈建刚的父亲,王海红系陈建刚的配偶,三人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公司6980万股股份,持股比例为92.33%。

此次IPO,才府玻璃拟募资4.9亿元,投向年产30万吨玻璃包装容器项目以及年产6万吨玻璃包装容器项目,分别拟投入募资额3.8亿元、1.1亿元。

2020年净利下滑

闯关IPO关键期,才府玻璃2020年净利出现下滑。

财务数据显示,2018-2020年,才府玻璃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4.54亿元、5.38亿元、5.97亿元;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8604.14万元、7373.65万元、6944.71万元;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7409.99万元、6946.3万元、6398.88万元,am8亚美国际官网满意AG发财网

不难看出,才府玻璃无论是归属净利润还是扣非后归属净利润,2020年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。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IPO公司业绩不稳定是监管层审核的重点,是行业因素导致还是自身经营问题,这需要企业重点说明。

净利下滑的背景下,才府玻璃还提示了存货余额较大以及应收账款可能发生坏账风险,而这些情况都可能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。

具体来看,报告期各期末,才府玻璃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090.88万元、1.61亿元和1.41亿元,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4.08%、45.46%和39.71%,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9.93%、21.4%和17.98%。

才府玻璃表示,与2018年相比,2019年和2020年公司存货规模增长较快,主要系在此期间公司的才府5号窑炉、德惠1号窑炉、2号窑炉相继投入使用,产能大幅提升,产量也随之增加。如果公司产品未来销路不畅,将会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

另外,报告期各期末,才府玻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9589.96万元、1.2亿元和1.34亿元,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7.91%、34.08%和37.62%,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15.64%、16.05%和17.03%。

毛利率逐年走低

报告期内,才府玻璃毛利率也存在逐年走低的情况。

据才府玻璃介绍,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各类玻璃包装容器,2018-2020年,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1%、29.17%和26.71%(主营业务成本中扣除运输费后),处于逐年走低态势。

按主营业务分产品毛利率来看,才府玻璃两大类产品毛利率也均处于走低态势。其中,玻璃瓶罐2018-2020年毛利率分别为30.75%、29%、26.45%;玻璃器皿2018-2020年毛利率分别为39.25%、38.31%、38.07%。

对于公司毛利率下滑的情况,才府玻璃表示,2020年疫情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产生了一定的影响,才府1号炉提前进行了停产检修,公司的产能利用率有所下降导致毛利率下降较多。

另外,才府玻璃也提示风险称,公司主要客户往往有多家玻璃包装容器供应商选择比较,2017年以来在 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和 “环保整治攻坚战”持续推进和行业准入趋严的情况下,行业内技术落后、能耗大、规模小的企业被责令整改或者关停,2018年玻璃包装容器的供给下降较大,随着环保整治的逐步进行,效果逐渐显现,2019年玻璃包装容器的产量明显上升,市场供需状况出现变化,公司存在一定的降价压力和议价风险,可能面临价格下跌、毛利率降低、盈利能力下降的风险。

针对相关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向才府玻璃方面发去采访函,不过截至记者发稿,对方并未回复。

北京商报记者 马换换

相关的主题文章: